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发电公司胡德辰散文——我还年轻,三十而已
发布时间:2020-11-18 12:07:47 来源: 作者: 点击:

在母亲的眼里,我还年轻,三十而已。永远就像昨天那个晚上睡觉会蹬开被子需要她来盖上的孩童。虽然我的女儿也已经四岁了,但是母亲总觉得我根本无法照顾好自己,更别提照顾她的宝贝孙女。我的每一个行为,母亲都能从很多方面挑出很多错误,虽然很多错误实际并不存在,但是母亲仍然以强行指出我的错误来彰显出她----是我的母亲。

母亲口中的自己,非常完美,总喜欢体现自己的优越感,哪怕是给家里的狗喂一次食,也要告诉别人她喂的食狗最喜爱,别人喂的时候都没有她喂的食让狗吃的那么欢实。母亲就算犯了错误,也总要找一个角度分析,来体现出她的错误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母亲年纪大了,对于新的事物接受能力并不强,虽然教了她很多次,但是她仍然学不会用手机购买火车票,也不敢把自己的银行卡绑定在微信支付。和很多中老年人一样,母亲热衷于保健品,在她口中她购买的保健品就像是上帝对人类的恩赐,我也好奇这么功效、如此神奇为何还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她觉得这是社会的无知,没有发现这款保健品的过人之处。我查了很多资料,确定了这款保健品,虽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也没有什么危害,就由得母亲去吃了。起码,她吃完后觉得自己更健康了。

母亲平时也沉迷于手机,喜欢点开微信公众号里那一个个标题令人震惊,内容漏洞百出的文章。看完后暗自窃喜,觉得自己又了解了别人所不知的秘密。

母亲的话,总是不容反驳,但是我也一度非常喜欢反驳母亲那些没有道理的话。可是每一次,到最后她实在没有凭据反驳的时候,就是开始说她这么多年把我养大是多么的不易,而我长这么大就只会和她顶嘴。

总是听到这样的话让我觉得十分烦躁,所以在上次母亲来家里的时候,因为一些小事最终和母亲大吵了一架,说到最后母亲一直在说她这么多年有多么的不易,这些话我已经听了十几年,所以丝毫感觉不到她的不易和她的认知错误有什么直接联系。当时我甚至觉得很失望,失望的是一向自诩出众的母亲在讨论问题时候最后会用这种胡搅蛮缠的方式来结束。当时吵完后,我几天都没和母亲说话,甚至母亲回家的时候我也没说一声再见。

妻子回娘家考驾照去了,所以她又请母亲过来帮忙照看孩子。妻子走之前特意嘱咐我,不要和母亲吵架,母亲年龄大了,要让着点她。但是我并没有答应妻子,因为我怕我做不到。

母亲提着大包小包来了,来照看她的孙女了。我以为我还会因为各种事情和母亲经常拌嘴吵架,甚至盘算着如果真吵架把母亲气回去了,我该如何照看女儿。

和母亲打过招呼,帮着把行李放下后,我觉得这次也许我能心平气和的和母亲相处。

这次的母亲,依然习惯指出我各种或有或无的错误,但是每次说完后都会谨慎的看着我的表情,看我是否被她的话语触怒。母亲的这种谨慎,让我内心五味杂陈,我虽然不喜欢母亲无端的指责,但是更不愿意看母亲说话都要看着我的脸色。也许指责我只是她的习惯,虽然我现在并不需要这些无端的指责。也许她指责我也只是为了我好,虽然她也有很多的错误。也许是我上次的反应太过激烈,虽然想起来还是觉得理直气壮。

母亲老了,跟不上时代了,但是她依然可以让她的孙女穿的舒舒服服,吃的开开心心。母亲老了,她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和她顶嘴辩驳的对手,而只是需要一个听话的儿子。母亲老了,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有着和很多中老年人一样的让年轻人觉得不屑的行为习惯。母亲老了,但我还年轻,三十而已。

虽然对母亲的行为多了几分理解,但是想包容起来还是没那么容易。盘算着已经好几天无论母亲说什么,都没有和母亲顶嘴了,但是想到之后还要相处一个多月,心里还是没底,不知是否能一直这么和气下去。

因为母亲的谨慎让我觉得心疼,所以我选择了更多的忍让,无论是母亲的指责还是自夸。更多的时候用的是一种不积极的赞同态度,而不是过去的反驳。经过我几天的忍让,母亲的谨慎渐渐消失了,这是我所想看到的,但是态度又恢复的像从前一样,这又让我觉得有些头疼。

最近我头发长了,所以晚上拿出推子,打算给自己理一个三毫米的圆寸。打好卡子理了一半,母亲就来了,母亲来告诉我我理头理得多么不好,长短不一。虽然我告诉母亲,还没有理完,一会用推子多推几遍就整齐了。但是母亲依然摇着头,说我根本不可能理好。虽然自己之前已经给自己理过好几次头都没什么问题,但还是无奈的把推子交给了母亲,母亲接过推子去掉了卡子,对着我的头捣鼓一番,然后告诉我好了,绝对比我自己理得好。

洗过澡躺在床上,用手摸着刚理完的头,总是觉得不对劲,后面头发一边长,另一边有一部分快被刮光了,而且明明是三毫米的圆寸,却能揪出好几丛三四公分长的头发。我顿时感觉抓住了母亲的小辫子,她口口声声说的理得很好的头却是这个样子,我一定要找她理论一下。几分钟后,又觉得母亲也不是故意要理成这样,估计是卫生间的灯光太暗,我坐的板凳也太低,她看不清楚才理成这样,一会我自己拿推子修一修就好了。又一想,现在去修母亲看到了肯定不高兴,觉得我是嫌她理头理的不好,不如等她睡了在偷偷修一下吧。等到了十一点多,母亲睡下了,我刚准备去取推子,又想到母亲睡眠不好,我这用推子万一把母亲吵醒了怎么办,而且平时上班都带着安全帽别人也看不出来,头发用不了几天就长起来了,算了,就这样吧。

我摸着自己的不平整头发,渐渐睡着了。

友情链接: